【轉】【大象視界】揭開“無恥惡霸”的另一面,這樣的拍賣越玩越好玩

2019-06-18 14:55:47

泓盛書畫專場的負責人,稱得上是業內最為資深的書畫拍賣人之一,但和北京的一線書畫拍賣不同,泓盛的書畫拍賣沒有數千萬到億元級的大貨,卻是走的小而精的路線,其中不乏許多出自于“老戶”的清新生貨,也不乏諸多傳承有序,著錄累累的作品,正如今天我們的標題所述,里面的很多作品,是值得細細賞玩的,而且你會發現越玩越好玩。在市場上存在價格彈性的書畫,大多都是值得反復玩味的作品。

 

我們首先來看一件市場上極為難得的董其昌信札冊,其內容極為豐富多彩!

LOT5573

董其昌(1555-1636) 致江南名士信札合冊

冊頁共三十二開共三十九通信札題跋三開六頁 設色紙本

畫像并題跋

尺寸不一

RMB: 1,500,000-2,000,000

 

冊首有董其昌暮年像并陸時化所附題跋及沈衛觀跋

 

古代書畫名家中,有那么幾位大多數行外人都耳熟能詳的名字,董其昌便是其中之一。董其昌的“南北宗論”書畫理論對后世產生了極為深遠的影響,影響整個清朝的“四王”畫風的濫觴;而其書法更是讓乾隆皇帝為之傾倒,親自學習董字,一時間朝野以董書為貴。今年上海博物館董其昌大展更是掀起了一股書畫熱潮。而長期以來,董其昌的評價卻一直都是毀譽參半,他以影響畫壇格局的一代畫圣流芳百世,但也據說因為為富不仁被扣上了橫行鄉里的“無恥惡霸地主”之名,后來四鄰八村的百姓團結起來,一把火燒了董府,史稱“民抄董宦”。董其昌的這種罵名在上世紀六十七年代,尤其為甚,“民抄董宦”的故事也被各種添油加醋。

 

本次上海泓盛春拍所呈現的這本董其昌信札冊,收錄了多達39通信札,書寫的時間約始于在董其昌“民抄董宦”事件到再出山掌國子監前后約15余年間(裝幀順序未按年份),可以說,包含了董其昌一生中十分重要的時段,也是書法藝術最神元氣足的年齡。

 

董其昌“性和易,通禪理,蕭閑吐納,終日無俗語”,儼然一位儒雅瀟灑的藝術家,但泓盛春拍的這套信札冊頁,更生動的將董其昌的形象全面呈現在觀者的面前。

如第一通信札,寫于天啟四年(1624年)。1620年,董其昌以帝師身份回朝,授太常少卿,回到了他闊別20年的政壇。哪知魏忠賢黨把持朝政,國家更為風雨飄搖。此時董其昌退意已決,以“太常”的身份上書請自己的好友李維楨(1547-1626)接任自己手中另一部在編巨制《神宗實錄》的編撰工作。這一封信,便是李維楨以七十高齡收到朝廷征召消息后,赴任路上,老友董其昌給他的來信。信中董其昌陳述了自己抽身的理由,坦言:

 

而奸相之相擠,言官之相駁,亦具焉。庶幾伸正論于百世,次公所見也。弟為孤生,不入行隊,過時之功名,殊不足戀此譽。勞頓益動歸心,憂讒畏譏,豈豪杰所耐?進書之后,即事抽身矣……

 

董其昌堪稱是一位深謀遠慮的政壇老手,既是首席閣臣周延儒的知音,又是大學士葉向高的知己,在晚明各方勢力犬牙交錯的年代,董其昌卻能做到游刃有余,進退自如。董其昌“為官十八年歸隱二十七年”,每一次進退都是精心設計布局,窮則獨善其身,在晚明動蕩的政壇中,每一次都能全身而退,非常人所能企及。

 

有意思的是,這套信札冊頁中,有幾封都提到了“民抄董宦”這一事件,“民抄董宦”是董其昌一身中所經歷的最重大的一次變故,大致的故事是董其昌父子橫行鄉里,強搶民女,激起民憤,四方民眾火燒董宅,導致董其昌出逃外地。有關這事件的緣由,學術界一直都有不同的觀點,但經過了數百年的民間演繹,董其昌也留下了為富不仁的“劣紳”的形象。可是在泓盛春拍的這套信札冊中,我們看到的卻是一位頗有真性情的董其昌:

弟昌破家之后,空諸所有……書籍法帖,盡成劫灰。仰兄家文選、玉煙二種,以為貧子驟富,勿訝其貪,必有以應……蜀素卷因在質庫,獨無恙……家有智永千字文,觀前數行,書法淳古,飲虞以下,皆同小兒……

 

信中,董其昌不為財產而悲痛,卻因友人贈書而喜悅,為《蜀素帖》不在家得以保全而狂喜,為家中的《僧智永千字文》的書法成就之高而欣喜,一位“書癡”形象躍然紙上。《蜀素帖》是董其昌一生最重要的收藏,也是米芾傳世作品中極重要的一件,被后人譽為“中華第一美帖”。在劫難之中陰差陽錯得以幸免,難怪能一掃其心中郁結。之后《蜀素帖》入藏清宮,現為臺北故宮博物院所藏。

 

北宋 米芾《蜀素帖》臺北故宮博物院藏  董其昌舊藏

 

我們前文中提到,董其昌的罵名到了上世紀六七十年代尤盛,“民抄董宦”的故事,后多見于野史之中,但到底是“民燒”還是“士燒”一直存在紛爭,如上海曾發現的明代手抄本《民抄董宦警示錄》對此記有:

 

王皮、曹辰,一系兇徒,一系惡少,一條龍地扁蛇,皆郡中打行班頭……禍因利搶棍徒,間有報怨之民,乘機蜂起……嗜搶如飴,走險若鶩,固其素刁,乘機進入董府,將其文物珍寶,一搶而空,而董宅不久為燼矣!

 

而通過這批信札,我們至少可見董其昌對于其所藏文物發自內心的珍愛,而所謂“民抄董宦”究竟是一次對董其昌橫行鄉里的懲罰,還是一次蓄謀已久的搶劫,或許每個人心目中都會有一個屬于自己的答案。

 

上海泓盛董其昌冊所呈現的其余的信札內容也極為豐富,不僅有對收藏大家吳用卿的邀請,也有討論項元汴收藏有誤的評價,甚至有因朋友無子代為推薦中醫的介紹信件……細節之詳實,將一個鮮活的董其昌呈現在我們面前。足以填補豐富董其昌年譜中的種種缺失,有著極高的文獻及歷史價值。

這套信札冊頁在裝裱成冊之前,為明末鐘祖述及朱之赤收藏,如上圖,便是朱之赤的收藏印,我們曾經多次為朋友們介紹這位晚明大收藏家朱之赤,是數百年來傳奇收藏體系秋醒樓的鼻祖,尤其以明代的信札手跡收藏著稱。

 

陸時化 (1714-1789)收藏印

 

之后,最遲在清康熙乙酉(1705年)年初,經楊天根裝幀成冊(首開信札前保留的舊簽條極有可能是楊氏原簽,后轉與了陸琰卓,并在平湖陸氏家族內留存百年,傳至陸時化 (1714-1789)時,對本作進行了較為系統的鑒賞,不僅在每一開上均鈐有其收藏印,同時將冊頁重新裝裱,視若珍寶。后冊頁流入常熟張庶樵家中,張氏與翁同龢家族同為常熟當地望族,后來此冊自此一直留存在翁氏家族中,保存了170年之久,未曾流轉。翁氏家族的收藏在圈內自然是如雷貫耳,當年,一批珍貴的翁氏藏書最終入藏上海圖書館,稱得上是中國內地拍賣史上的絕對經典一幕。

冊頁后留下了陳垣、陸琰卓、翁同龢題跋及高振霄、譚澤闓觀跋。作為同治、光緒兩代帝師的翁同龢(1830-1904)在跋語中所提及的鑒定意見“審知一稿一謄皆真跡也”。同時,翁跋提到,“……此冊三十二番,吾邑張庶樵家物,其嗣約軒以贈先公……”。張翁兩家最遲在1845年時結為兒女親家,翁同龢的題跋,成為了這本董其昌冊頁流傳的第一手佐證。而冊頁中也留下了一百多年來翁氏家族的諸多鑒藏印。

 

如此名家手跡,其體量之巨,內容之豐富,堪稱近年來市場所見董其昌之最,而作為一代松江名人董其昌的重要墨寶,能夠回歸上海拍場,也堪稱一段佳話。

 


LOT5552

張穆(1607-1683) 柳溪牧馬圖卷

手卷 水墨紙本

簽條:張穆之畫馬卷。

款識:繆日藻題簽。

鈐印:日(朱文)、藻(朱文)

款識:穆之寫。

鈐印:張穆(白文)、穆之(朱文)、鐵橋道人(白文)

收藏印:啟明所藏(朱文)、瓜爾佳氏(白文)、長白吉父斌良書畫圖記(朱文)、商邱宋氏真賞(朱文)、濟山僧(白文)、密玩(朱文)

28.5×351cm 約9.0平尺

RMB: 120,000-200,000

 

晚明是一個十分有趣的時代,在各個領域都誕生了諸多至今仍然產生影響力的奇人,也留下了諸多值得玩味的文化藝術,我們再來看這卷和董其昌幾乎同時期的張穆,稱得上是一位善于畫馬的奇人。

 

張穆,字爾啟,廣東東莞茶山鄉人,父親張世域,為萬歷十三年舉人,清軍入關后,張穆為南明小朝廷效力對抗南下的滿清鐵騎,他在惠州、潮州募兵,還打過幾個漂亮的小勝仗,展現出卓絕的軍事天賦,及過人膽識。而由于面對外敵,南明朝廷內部仍然爭斗不斷,這讓張穆心灰意冷,“諸當事不虞敵,而急修內難,亡不旋踵矣。”他回老家茶山隱居,多次游衡岳,泛湖湘,入留都,歷吳越,以作詩、繪畫為業,尤其以畫馬著稱,海內很多名士都曾與他交游。據記載,張穆八十多歲高齡,還步履如飛,最終無疾而終。

 

東莞當地在明清之際有賽馬習俗,而張穆愛馬,另有深意。他少年時就倜儻任俠,善擊劍,好騎射,鄙視儒術,性好養馬,“弱冠抱迂尚,跌宕不好儒。雖非千金子,寶馬常在途。衡門多雜賓,意氣皆丈夫。”(張穆自作《述年》,《鐵橋集》)“穆之尤善馬,嘗畜名馬,曰銅龍、曰赤雞冠”,后多年戎馬生涯,與馬朝夕相處,故能“下筆如生”。(屈大均,《屈大均全集》第四冊,北京文學出版社)在元代,任仁發、龔開等畫家通過畫馬來表達自己對于蒙古人統治的不滿,而作為曾經南明抗清的猛將,張穆畫馬,自然也別有一番心情在其中。

廣東博物館藏,張穆《八駿圖》局部

 

如現藏于廣東藝術博物館的紙本《八駿圖》、《七十龍媒圖》中都可以看見任仁發“瘦馬”的身影,寄托遺民之思。

 

《柳溪牧馬圖》局部

 

全幅以白描畫成,綜合樹石畫法,和前文中所提到的《八駿圖》的畫法十分接近,棱角分明,骨骼嶙峋而精氣俱在,已顯露出張穆之后畫馬氣度靜穆深穩的特質。

 

《柳溪牧馬圖》局部

 

張穆不但擅于畫馬,還擅于畫鷹、畫蘭、竹、水仙,旁及篆刻,他的傳世作品并不多,畫馬的作品市場所見,更是稀少。而尤其值得一提的是,這幅《柳溪牧馬圖》“濟山僧”白文長方印、“秘玩”朱文隨型印二枚,正是清初四僧之一石濤的用印。

 

畫面左下角鈐“商邱宋氏真賞”朱文方印,則是宋犖(1634-1714)的藏印,宋犖是康熙一朝的名臣,人稱“清廉為天下巡撫第一”,官至吏部尚書,同時也是一位大收藏家,時人稱其“所收藏唐宋名跡,宋元秘帙,冠于河右”,有“江南第一收藏大家”之譽,到了嘉道時期,該作又為正紅旗滿人斌良(1771-1847)所藏,在畫面右下角鈐“瓜爾佳氏”白文方印、“長白吉父斌良書畫圖記”朱文方印二枚。

 

畫作題簽人為繆日藻(1682-1761),字文子,康熙間進士,官至洗馬。善鑒別書、畫,作有《寓意錄》。

 

 


 

LOT5564

吳廷(晚明)、文震亨(1585-1645)、

孫承澤(1593-1676) 舊藏明拓晉周孝侯碑

經折裝水墨紙本

簽條:晉周孝侯碑。明拓本有吳用卿、文啟美、孫退谷三跋。靜石樓藏。

鈐印:懋祺(白文)

收藏印:守黑(朱文)、沈仲常藏金石書畫印(朱文)、碑癡(白文)、鳴遲(朱文)、癖王(白文)

RMB: 150,000-250,000

 

我們再來看一件晚明時期的代表性作品——《晉周孝侯碑》的明拓本,《晉周孝侯碑》由西晉文學家陸機撰文,集王羲之的書法而成,在唐元和六年由義興縣令陳從諫重立,本拓本字口清晰,可辨識者三分之二強,依記載當拓成于明嘉靖(1522-1566)年間,當屬于現存最早摹拓的版本之一。

 

特別值得一提的是,這本拓片流傳有序,在明代就經過了吳廷、文震亨、孫承澤三人收藏。吳廷堪稱是明末名碑名帖的收藏大家,如《快雪時晴帖》、《中秋帖》、《伯遠帖》、《行穰帖》、《東方朔畫贊》以及臺灣故宮博物院所藏的顏真卿《祭侄文稿》、前文中我們提到的米芾《蜀素帖》等,都是吳廷的舊藏,可見其精品質量之佳,甚至可與另一位明末收藏大家項元汴比肩。而文震亨(1585—1645),同樣是大名鼎鼎,明末著名的作家、畫家、園林設計師,文徵明曾孫,文震亨所著的《長物志》介紹了晚明士人的“文藝生活”,至今仍然成為了今天我們生活美學的范本。明朝亡國后,文震亨展現了其錚錚鐵骨的民族氣節,絕食而死。

 

王羲之《快雪時晴帖》 臺北故宮博物院藏

 

著名的王羲之《快雪時晴帖》同樣留下了吳廷和文震亨兩人的題跋,可惜如項元汴一樣,吳廷并沒有留下關于的書畫收藏的著錄,其在作品上的題跋也如鳳毛麟角,更為珍貴。

另一位收藏者郭圣仆為明末碑帖的收藏大家,與錢謙益、文震亨友好。錢謙益在其《列朝詩集》中有記載,而文震亨題跋中記載了本帖便得自郭圣仆處。文震亨明亡殉國后,本作在有清一代歷經孫承澤、沈仲常收藏。

在題跋中,孫承澤認為《周孝侯碑》雖然碑文有眾多不可解之處,澹“俊逸非唐人所能辨蓋”,斷代為晉代書風,展現出了收藏家非凡的見識。

 


 

LOT5525

王仝春(明末清初) 草書《擇勝亭銘》

橫批 水墨絹本

款識:拙庵王仝春。

鈐印:王仝春印(朱文)、合陽(白文)、陶 筆墨(朱文)

收藏印:張冠五印(白文)

26.5×181.5cm 約4.3平尺

RMB: 80,000-180,000

 

又一件難得的明末清初的書法作品,王仝春,字拙庵,《明清進士題名錄》記作山西沁水人,順治三年進士,任淮安府同知,著有《心遠堂法帖》,存世書法作品極少。其收藏者“張冠五”,或為直隸保安總司令部參謀長兼泰寧鎮守使,為閻錫山舊部,張振漢的叔父。

 


 

LOT5657

黃君璧(1898-1991) 松溪蒲雨

鏡片水墨紙本作于1942年

款識:稚柳道長兄教正。壬午元旦寫于柏溪。弟黃君璧。

鈐印:黃氏(朱文)、君璧(白文)

85×29cm 約2.2平尺

RMB: 30,000-50,000

 

接著我們來看看泓盛春拍的近現代書畫部分,渡海三家之一黃君璧的清新山水,謝稚柳上款。黃君璧與謝稚柳素來友好,1936年,曾與張大千、徐悲鴻一同游黃山;1937年與張大千、方介堪、于非闇同游雁蕩,留下“東西南北之人”的美談,1942年,兩人同在重慶,本作便是在黃君璧在柏溪中央大學時所繪。

 


 

LOT5654

謝稚柳(1910-1997)墨梅

鏡心水墨紙本 1938年作

63×27cm 約1.5平尺

RMB: 60,000-80,000

 

這件則是黃君璧上款的謝稚柳《墨梅》,饒有趣味。

 


 

LOT5658

張大千(1899-1983)

黃君璧(1898-1991)合作澤畔行吟

立軸設色紙本  作于1976年

著錄:《大成》第二四八期,封二。

83×57cm 約4.3平尺

RMB: 200,000-300,000

 

張大千和黃君璧的合作。著錄于香港老牌藝文雜志《大成》。

 


 

LOT5686

溥儒(1896-1963)畫、吳平(b.1920)題引首風雨歸程

手卷設色絹本

10×47.5cm 約0.4平尺

10×57cm 約0.5平尺

RMB: 200,000-300,000

 

溥儒作品每次都是泓盛拍賣的看點所在,本次也不例外,這卷手卷為吳平題引首,吳平早年拜鄧散木為師,1949年去臺灣,1953年、1988年分別在中山堂及“國立歷史博物館”舉辦畫展和書畫篆刻展,曾獲畫學會“金爵獎”、“中山文藝創作獎”。

 


 

LOT5689

溥儒(1896-1963)仿梅道人赭竹

鏡框設色紙本  作于1957年

57×30cm 約1.5平尺

RMB: 120,000-150,000

 


 

LOT5696

溥儒(1896-1963) 秋山鐘馗

鏡片水墨紙本

93×39.5cm 約3.3平尺

RMB: 300,000-400,000

 

上款人為周力行,重慶中央陸軍大學特七期畢業,1948年授國民革命軍少將,曾任淞滬警備副司令。周力行奉母至孝,1951-1968年近二十年遍征名人題詠雜翰匯成《周母姜太夫人壽慶詩書畫冊》。

 


 

LOT5713

溥儒(1896-1963)藏文圣十一面觀自在菩薩根本咒并白描觀音像

鏡片水墨紙本

51×27.5cm 約1.3平尺

RMB: 550,000-650,000

 


 

LOT5060

溥 儒(1896-1963)茂樹連空書畫成扇

成扇 設色紙本

扇骨:23.5cm、扇面:13.5×38cm 約0.5平尺(每面)

RMB: 80,000-150,000

 

溥儒惜墨如金,畫作上鮮有小字長題,而此成扇中更有其小行草長題自作詩,頗為罕見。

 

 

LOT5704

李可染(1907-1989)畫尺素掛春山

陳佩秋(b.1922)題

詩堂:可染大家墨寶。

款識:黛玉軒健碧詩堂。

55×35.5cm 約1.8平尺

RMB: 180,000-280,000

 

陳佩秋題詩堂的李可染作品,特別值得一提的是,畫作中的李可染落款被人用畫筆掩去,僅留下“染”字下半的木字部分,這自然和1974年發生了“黑畫事件”有關,盡管李可染相應了毛主席“從生活中來,到生活中去”的號召,畫面右下角鈐“老李寫生”,但李可染的作品在那個年代被認為“抹黑祖國山河”,其落款也在那個時候被人抹去了。

 

 

LOT5709

吳湖帆(1894-1968) 臨風直上

立軸設色紙本 作于1943年

著錄:《盈暉齋書畫集》第二冊,p203。

66.5×39cm 約2.3平尺

RMB: 80,000-150,000

 

上款人為周慧海,為我黨一大代表周佛海之女,1944年與吳湖帆堂兄吳頌皋之子吳克剛結婚,后居住于美國加利福尼亞州。

 


 

LOT5015

金庸(1924-2018)致吳洪森信札

一通一頁 鋼筆紙本 作于1998年

30×21.5cm 約0.6平尺

RMB: 5,000-8,000

著錄:《香港書評》1998年第3期,13頁。

 


 

武俠泰斗金庸先生的親筆信,收信人吳洪森,1994年起在香港新聞界工作,為一代名記。本信為吳洪森在《香港書評》工作期間,1998年第3期工作需要,致信金庸尋求他的支持和幫助,金庸先生給予了充分的回答,并附上自己照片一楨。

 

本信刊登于《香港書評》1998年第3期,13頁。

 


 

LOT5017

袁世凱(1859-1916)致吳保初信札(二通二頁)

吳長慶(1829-1884)致蔣一桂七言詩(一通一頁)

三通三頁 水墨紅箋,水墨紙本

24.5×13.5cm×3 約0.3平尺(每幅)

RMB: 45,000-65,000

 

最后我們來看一組晚清明國時期重要或者特殊人物的墨跡手稿,同樣堪稱是泓盛書畫板塊長期以來的一大特色。

吳長慶和袁世凱是晚清時期,清軍中的兩位翹楚人物。這組信札,是袁世凱寫給吳長慶之子吳保初以及吳長慶寫給清末時同僚蔣一桂的七言詩。

 

吳長慶之子吳保初(1869—1913)是一位十分特別的人物,他與陳三立、譚嗣同、丁惠康贊同維新,時人稱為“清末四公子”,戊戌變法前后,他著文痛論阻撓新法之害,寫《哭六君子》。而就是這樣一位人物,卻和袁世凱交好,從袁世凱寫給吳保初的信看,袁世凱雖然學識不高,但依舊愿意呈上自作梅花詩一首,一則與吳保初情同手足,以詩表達情義,不計工拙;二來箋紙上不見涂抹展卷,文字也屬通暢,足證是袁氏用心之作。

 


 

LOT5602

楊杰(1889-1949) 行書陶淵明《飲酒(其五)》

立軸 水墨紙本

136.5×32.5cm 約4.0平尺

RMB: 20,000-40,000

 

楊杰,字耿光,民國軍事戰略家。陸軍上將。二十世紀三十年代日本人盛傳的中國三個半軍事家他排名第二,當時北洋直系吳佩孚、孫傳芳的的參謀長,保定軍校校長蔣百里排第一;他(楊杰)因當蔣介石的參謀長、陸軍大學校長排第二;桂系參謀長、民國訓練總監小諸葛白崇禧排第三,紅軍參謀長、紅軍大學校長劉伯承因瞎了一只眼睛,算半個。這四個人因為軍事生涯顯赫和軍事學術廣為流傳而頗受時人推崇。

1937年底,楊杰盡自己所能,派員攜《中蘇軍援協議》回國面呈蔣介石,促成蘇聯對中國支援。可以說,楊杰是中國抗日戰爭中的重要人物之一。

 


 

LOT5605

徐樹錚(1880-1925) 行書七言詩

立軸 水墨紙本

164×40cm 約5.9平尺

RMB: 20,000-40,000

 

徐樹錚,北洋軍閥皖系名將。文武雙全,著有闡述他政治思想的《建國銓真》及文學作品《視昔軒文稿》《兜香閣詩集》《碧夢庵詞》等。   上款人為門野重九郎(1867-1958),實業家,是大倉財閥的頭領大倉喜七郎的輔佐,太平洋戰爭爆發后退居二線。

在孫中山與宗方小太郎的日記中都有對徐樹錚和門野重九郎的記載,兩人應有共同的朋友,是相識的。

 


 

LOT5607

林長民(1876-1925) 篆書節《集古錄》

立軸 水墨紙本 作于1919年

131×31cm 約3.6平尺

RMB: 20,000-40,000

 

林長民,才女林徽因的父親,林覺民烈士的堂兄,上款人為唐天如(1877-1961),新會人。曾任廣東粵海道尹、國史館纂修等。晚年居香港,曾任香港紅十字會會長。林長民、唐天如同為梁啟超好友,因而產生交集。

 


 

LOT5616

胡林翼(1812-1861) 行書節《蔡明遠帖》

立軸 水墨紙本

147.5×36.5cm 約4.8平尺

RMB: 20,000-40,000

 

胡林翼(1812-1861)湘軍重要首領,與曾國藩、李鴻章、左宗棠并稱為“中興四大名臣”。上款人即為劉齊銜(1815-1877),林則徐的大女婿,曾任陜西督糧道,浙江按察使,河南布政使等職。

 

 

上海泓盛2019春季藝術品拍賣會

預展時間:2019年6月20日 下午14:00-下午18:00

2019年6月21日-22日 上午10:00-下午18:00

拍賣時間: 2019年06月23日

地點: 上海商城(上海波特曼麗嘉酒店四樓 上海市靜安區南京西路1376號)

 

重庆时时现场开奖视频